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玉树锁龙
    无字碑上灵力溢出,撕裂开一片空间。面对未知的漆黑洞口,仙门魔宗以及一些妖族弟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跃入其中。

     林寒随着昊天宗弟子第一批进入黑洞,身子被一股巨大的乱流席卷,整个身子犹如被撕裂一般。

     在这股乱流的中央,一道漆黑的身影立身其中不受丝毫影响。林寒仅仅瞥见一眼,一道光剑直接朝他刺来。他想要躲避,身子已经被乱流牢牢牵扯让他动弹不得。

     那光剑来势不减透过林寒的身子径直朝着远方飞逝而去,半晌之后巨大的轰鸣声音传来,直震得他耳膜欲裂,心神一下失守晕死过去。等到他醒来之时,已经置身于一片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完全是一片死寂之地,满地黄沙不见一株植被,烈日临空之下升腾起炙热的气息。林寒舔了舔已经干裂的嘴唇,从随身的包裹中取出水壶,轻抿一口润润口舌。

     他不敢多饮几口,因为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离开这个地方。在如此干燥炎热的地方,没有水就等于死路一条。

     拖着疲软的身子,林寒漫无目的地在沙漠中行走了约有一个时辰,可是他却没有遇到一个活物。劳累的他只得躲在一处沙丘的背阴处,这样好歹可以让他避免阳光的直射。

     “咚——咚——咚——”

     地面传来有节奏的声响,林寒一个激灵的爬上沙丘朝远方望去。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有着二三十个骑着骏马的人,他们全都是一身黑衣,用面纱遮掩住口鼻。

     “喂——有人能看见我吗?”林寒兴奋地喊叫,希望那些人可以发现自己。

     似乎是听到了林寒的呼喊声,那二三十人勒马停了下来。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与林寒想象的一样,这二三十个人居然从马背上抽出锃亮的弯刀,凶神恶煞般的朝着林寒狂袭过来。

     林寒见状怎还会奢求这些人能救自己,翻身滑下沙丘狂奔着逃命去了。催动体内灵力,林寒一路狂奔,贯通的太阳、少阳、阳明三脉不停地输送着汩汩的灵能。

     林寒本就疲乏,加上沙漠砂质细软,每跑一步都会深深的沙中,没一会林寒就被身后的马匹追上了。

     这二三十人将林寒围在中间,手中晃动着明晃晃的弯刀,口中叽里咕噜地说些林寒听不懂的话语。

     见这些人似要戏耍自己,林寒手腕轻翻自背后抽出灵剑雷啸,登时湛蓝的电光涌现而出。先下手为强,他将所有灵力全都灌输在三阳脉之上,涌现的灵力一下子将雷啸剑身包裹。

     “喝——”

     林寒猛然跃出数丈远,电芒和火光交相辉映间劈向前方的黑衣人。

     那马背上的男人没想到林寒会突然暴起,本能地挥刀抵挡。可是灌注了林寒全身灵力的雷啸直接将弯刀劈断,锋利的剑刃直接将他的脑袋削成两半。

     一击必杀!

     林寒见一击得手,踢下那死去的男人翻身上马突围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其余人也是微微晃神,仅仅一瞬间便反应过来,叽里咕噜地叫喊着全都跟在林寒身后。

     林寒策马一路狂奔丝毫不敢喘息,渐渐地一抹绿色出现在眼前,一条蜿蜒的小溪横在了他的面前。

     正当林寒想策马越过这条小溪流之时,身下的马儿却停了下来怎么也不肯向前。狠狠抽打马的屁股,依旧没有任何用处,这匹马仅仅是嘶鸣几声,没有向前移动分毫。

     “你这马儿怎么这么不中用!”见到越来越近的追兵,林寒也只能无奈,叫骂几句只得下马趟过小溪。

     后方追击林寒的二三十人在追到小溪边的时候,也是全都停了下来,眼神之中带着深深的恐惧神情。

     林寒奔逃出数丈距离,侧头看向后方并未发现追击的人群,这才停下脚步。确认后方没有追兵之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那些人怎么突然间不追了,真是些奇怪的人!”林寒小声嘀咕着,从包裹中拿出干粮,是他最喜欢的柴火烙饼。

     “杨姨的烙饼最棒了!”狠狠地咬上一大口,林寒满足地说道,腹中的饥饿感也随之消失。先是在沙漠中苦苦寻找出路,后来又匆忙地逃命,此刻的林寒可以说是疲惫至极。填饱肚子之后的他,居然直接躺在地上熟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林寒被一阵凉风吹醒。紧了紧衣裳,身体还算壮硕的他居然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虽然已是晚上,但是皎洁的月光却将这片大地照得明亮。林寒原路返回到那条小溪流旁,追击他的那群人已经离开。

     溪流中的水甘甜清凉,林寒喝了个痛快,然后将水壶装满。躺在溪边的地上,林寒一下子茫然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看着天上的一轮银月,他居然有些想念那个严肃而又神秘的大伯和一直照顾自己的杨姨了。

     “嗷呜——”

     一道巨兽的嘶吼从远处传来惊起沉思中的林寒,他皱紧眉头有些胆寒。难怪那些人放弃追击,原来前方有巨兽出没。

     “我该怎么办?”林寒自己问着自己道。最终他还是选择向前去探查个究竟,也许自己还有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如果回头,他将会再次面对那无尽的沙漠甚至还会遇到那些追杀自己的人。

     林寒胆战心惊地向前走去,那嘶吼之声也是越来越近,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音。

     “嗷呜——”

     又是一声兽吼传来,腥臭气息也愈发浓烈起来。林寒掩住口鼻继续向前,一株巨大的树木映入眼帘。

     这株巨树高有数十丈,古朴粗壮的树干散发出荒古的气息,巨大的树冠之上满是犹如宝玉一般的叶子,强健的根须竟然扎根在一头巨兽的躯干之上。

     这头巨兽长达十丈,蜿蜒的身躯上鳞甲森然漆黑光亮,硕大的头颅之上一双犄角闪烁光芒。

     这竟然是一头巨龙!

     “额——”林寒心神巨震,愣愣地站在原地满脸的惊讶。

     这株玉树居然镇压着一头巨龙,它根须散发幽绿的宝光不断地吸收巨龙的生命精华!

     “这里果真是大凶之地,连神骏的巨龙也难逃消逝的命运!”林寒心中感叹,不禁想起了在仙冢入口处无字碑前昊天宗的天童长老说过的话:每一处仙冢都是镇压之所,皆为大凶之地!

     “万年前那位陨落的仙人,到底想要镇压些什么东西!”

     林寒望着痛苦嘶吼的黑色巨龙,口中喃喃道,眼神之中带着些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