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结界洞开
    日月交替,星辰更迭。林寒在沸泉之中已经冥想了两日之久,手中的道化火焰也愈发凝实起来,其间散发出的高温甚是骇人。

     见到林寒睁开双眼,林啸天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他,然后说道:“现在仙冢的结界将在打今夜打开了,你赶快前往别耽误了机缘。这是你杨姨给你准备的水喝干粮,你在里面估计会呆上一段时间!”

     “恩,大伯我这就前往!”林寒接过包裹点头道,眼神坚定满是自信。

     “记住,在结界之中不要相信任何人,万事都要靠自己!”看着林寒向着云苍山中赶去,林啸天最后嘱咐道。

     “放心吧大伯,现在我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林寒说完,将手放在背后的灵剑雷啸之上,头也不回的朝着山中密林走去。

     经受过沸泉之中火系灵气的淬炼,林寒成功地贯通了三阳脉,身体素质得到了质的改变。此刻的的正通过已经贯通的三阳脉勾连丹田中的灵力,血脉之中红芒耀眼,速度提升了数倍之多。

     穿过山林,林寒的眼前出现了一块开阔地,到处布满嶙峋的怪石。继续向前走,十几具尸体躺在石块之上,伤口处还向外冒着鲜血。

     这些尸体当中不光光只有人类修者,还有几具长着鳞甲、羽毛和利齿,应该是妖族之人。

     林寒看着石块之上的刀剑痕迹,心中猜测道:这里应该发生过械斗,看来我得小心点。想到这点,他微微躬下要猫着身子隐藏在周围环境之中,小心翼翼地前行。

     继续前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周围的环境渐渐漆黑下来,整个空间被白蒙蒙的迷雾覆盖,能见度不足十米。林寒放缓脚步,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簌——“

     一声破空的响声传来,林寒侧头躲开,一只漆黑的箭矢直接将一株大树洞穿。

     林寒冷汗直流,若不是躲避及时,自己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出来,别躲在后面鬼鬼祟祟的!“一声娇喝传来,这声音林寒很熟悉,是那名昊天宗的女弟子水玲珑。

     ”玲珑姐姐是我,林寒!“林寒躲在一块石头之后回答道,他现在不敢将身子暴露出去。

     ”过来,帮帮我好吗?我受伤了。“远方传来水玲珑的呼救声。林寒半信半疑,试探性地侧出身子,见没什么危险就朝着水玲珑的方向走去。

     水玲珑此时正依靠在树干上,脸色苍白,右肋之下有着一道可怖的伤口。在她的身边还有一名伤势更加严重的女子,在她的胸口之上直接插着一把匕首。

     ”你先别动,以免伤口撕裂开来!“林寒见状,也没多想就靠了过去。心地善良的他直接从包裹中拿出止血的药膏涂抹在水玲珑的伤口之上。

     林寒的举动登时让水玲珑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出血色,虽说林寒实在给自己治伤,但是他终归是个男孩。用手推开林寒攥着药膏的手,水玲珑害羞地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这样也好,免得我不清楚伤势弄疼了你!“林寒并未在意,将手中的药膏递给水玲珑继续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处迷雾很是诡异,我们一行人进入其中后就受到了袭击!“水玲珑惊恐地说道。

     ”袭击,你们之中不是有护送的气海境界强者吗?“林寒疑惑道:”难不成袭击你们的人修为超出气海境界?“

     水玲珑摇摇头,咬着嘴唇道:”袭击我们的正是这些气海境界的强者!“

     ”为什么?“林寒睁大了双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不知道,不过我猜测这应该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吧!“水玲珑不甘心地说道:”大浪淘沙,留下最强者,因为每次进入仙冢结界的只有五十人!“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大块头和拿着折扇的那个男子呢?“林寒记得他们三人可是一同出来的。

     ”我们走散了,不知他俩现在是不是还活着!“水玲珑心痛地说道,虽然他们三人经常拌嘴,但是感情确是极好的,否则也不会相伴出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带你吧!“了解状况的林寒要将水玲珑背在身后,却被水玲珑阻止了。

     ”不用管我,我在这里已经有两个时辰了,那些气海境界的强者恐怕都已经深入了。你自己走吧,不过要小心点!“水玲珑关系的说道,她很感激林寒能够救自己。

     林寒闻言,想了想点头同意,留下一些干粮和饮水之后就朝着远处潜行而去,只是这次他的速度不像原先那般快了。

     一路前行,林寒发现了很多仙门和魔宗修者的尸体,这些应该都是被那些气海境界的高手干掉的。

     沉下心来,继续向前,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林寒没有遇到一次袭击。

     ”那些气海境界强者应该已经到达结界范围内了吧!“林寒心中猜测,带着几分侥幸。

     又是半个时辰,林寒终于发现距离自己百米的地方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应该就是那些气海境界强者和幸存下来的年轻修者。

     这群人大概有四十多人,目光皆是盯着一块高达五丈的巨大石碑,上面并没有任何文字。在石碑之前有着两尊雕工精致的石像,龇牙咧嘴地瞪着众人。

     “这两尊雕像应该是苍狗,而这石碑应该就是仙冢的无字碑!”人群中一名中年人大声说道,好像对这石碑有些研究。

     “没错,传说这苍狗可是仙界入口的守护灵兽,而这无字碑则是仙神的功勋碑!”另外一名白胡子老者应和道。

     “可是既然碑面无字,何来功勋之说?”这开口的是名青年,正是与水玲珑在一起的白衣折扇青年凌澈,没想到他居然活着。

     听到凌澈的质疑之声,刚刚发话的白胡子老者立马瞪大眼睛呵斥道:“让你平日里多去凌云阁多看点书,你们全给我当耳边风。这无字碑乃是仙神的遗志幻化,为的不是彰显功绩而是要镇压某些东西。任何仙冢的所在之地,都是大凶大难之地!”

     “哦,大凶大难之地,再凶还能凶得过天童长老您吗?”凌澈委屈地咕噜着嘴嘟囔道。

     “你还敢顶嘴。我就说嘛,慈母多败儿,都让你那师父给惯坏了!”天童长老生气地说道,连胡子都炸开了。

     “好了好了,天童长老。您老也别怪凌澈师弟,像凌云阁那样的地方有几个年轻弟子愿意前往,就连我也是被师尊拿着拂尘打了屁股才进去的。”一名气宇轩昂容貌俊秀的青年挡在快要发飙的天童长老面前说道。

     天童长老见青年前来求情,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说道:“你的天赋百年少有,怎能和他们这些资质平平的弟子相比。”

     “天童长老,你这番夸奖我可不敢当,这百萝谷的紫鸢师妹就比我强上太多!”青年的目光转向人群中的一名紫衣少女,言语之中满含爱慕之色。

     这名紫衣少女闻言,柳叶眉微微一蹙,朱唇轻动声音细糯:“韩飞轩师兄,你谬赞了!”

     “什么人躲在那里鬼鬼祟祟?出来!”

     人群中一道呵斥打断了众人的交谈,他发现了躲在巨石后面观察情况的林寒。

     林寒见自己被发现了,缓缓走向人群,眼神并没有多少惊讶。这些人都是仙门魔宗的高手,发现自己也并不奇怪。

     “他是林啸天的侄子,背后的那把剑就是雷啸!”一名年轻的魔宗弟子惊呼道。

     “林寒,林啸天的侄子?”一名老妪急速闪出人群,鹰隼般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林寒身后的灵剑雷啸。

     “你认识我大伯?”林寒疑惑的看着这名老妪说道,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岂止是认识?我想在座的魔宗中人应该没有不认识他的吧!”老妪声音尖利,面色通红的说道:“我们魔宗与他不共戴天!”

     这名老妪赫然就是魔宗中人。

     当年的赤焰山一战,林啸天一人一剑斩杀了上百魔宗高手,使得魔宗一蹶不振。

     “杀了他,再去找林啸天报仇!”又是一名魔宗老辈高手说道,手中带着寒芒。

     之前魔宗的老辈高手全都去探查云苍山的仙冢结界了,如果当时他们在猎村之中,估计早就和林啸天拼命了。如今他们只能讲矛头全都指向背负雷啸剑的林寒。

     “你们魔宗适可而止吧!这次我们的目的是护送各自宗门气海境界以下的杰出弟子进入仙冢。如果耽误了这件事情,我百萝谷第一个不答应!”仙门之中百萝谷的一名长老出言说道。

     “我昊天宗也不答应!”昊天宗天童长老也发声道。

     “你们仙门是有意庇护这小子是吧?进入仙冢结界之后,我看你们这些老家伙怎么偏袒这小子!”魔宗的那名老妪说道。

     林寒闻言眉头紧皱,看来魔宗之人会在仙冢之内置他于死地。

     “结界快要破开了!”有人大喊道,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就在这时无字碑之上金光闪烁,四散的能量直接将空间都震荡得快要裂开似的。氤氲的气息散播开来,两尊苍狗雕像上的石块快速的脱落下来。

     “嗷呜——”苍狗石像居然传出震耳欲聋的嚎叫之声。

     “那两尊雕像活过来了!”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恐惧地叫道,随后就被一只从天而降的爪子拍成肉酱!

     “这是怎么回事?”又是一名修者胆怯地说道,他身边的五名同门弟子全都被苍狗吞了下去。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事无不有。难怪这次仙冢会提前两年开放,原来这就是一番劫数!”

     天童长老一掌劈开迎面而来的巨爪,厉声说道:“既然是劫数那就只能硬闯了,昊天宗弟子全都进去吧!”

     “遵命!”镇静下来的昊天宗弟子在天童长老的掩护下,快速地进入了无字碑后方裂开的空间之中。

     林寒见状,紧随其后也跃入那道漆黑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