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谪仙旗
    冬日夜晚寒风刺骨,惨白的月光之下,一道道人影朝着被白雪覆盖的云苍山靠近。他们全是些修行之人,仙门,魔宗甚至是妖族强者。一时间云苍山中鸟兽惊起,吼叫之声此起彼伏。

     这些人中多数强者直接潜入深林,只有一小部分修为略低的人还留在原地休整。当看到远处有灯火闪烁之时,就朝着小村的方向奔行。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来到这里?”

     小村中巡逻队谨慎地看着村外聚集的数十位携带兵刃的陌生人,其中一名领头的男子试探性地说道。

     “想不到这鸟地方还真有村庄存在,倒不如就在这里调整到后天,相必也不会误了事情!”村外一名壮硕的光头大汉对着众人说道,丝毫没有将巡逻队放在眼中。

     “这里不欢迎你们,还请你们离开!”巡逻队的那名男子颇有些气愤地说道,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数十人皆不是普通人。

     “啸天大人来了!”

     不知是谁大声叫道,巡逻队的其他人均是看向身后缓缓走来的林啸天,心中也有了不少底气。

     “仙门中人可以留在村中,魔宗之人留在村外,大周皇族之人靠近村子十丈范围内,杀——无——赦!”

     林啸天的话语由丹田发出携带无匹的灵力,直接将这数十名修者震得心神晃荡。仅仅一势之威就让这些人全都谨慎起来,不敢再有过分之举。

     “啸天大人威武——”巡逻队众人见状皆是欢呼雀跃,一改之前的颓然之色。

     在村中所有人心中,林啸天就是村子的守护者,所有人的保护神。

     “凭什么?莫不成我们尊贵的皇族还不如那些邪门歪道。你要知道这里可是大周的国土!”一名身着华袍贵气十足的青年不满地说道,看来他就是大周皇族中人。

     “你说谁是邪门歪道,一个个整天趾高气扬的,我看全都是他娘的狗屁!”一名魔宗汉子冲着那名皇族青年叫嚣道:“还自称皇族,我看就是一群只会依靠他人庇佑的娘们儿!”

     “你找死——”皇族青年脸色涨红,他身后的三名甲士直接手握长枪朝着魔宗大汉刺来,那长枪乌光闪现,裹挟灵力。

     “伪善的家伙,果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老子奉陪就是!”魔门大汉横着血色弯刀轻掠而上与三名甲士纠缠在一起,那弯刀煞气外露带着血腥气息。

     林啸天见到四人竟然肆无忌惮的打斗起来,冷哼一声,身形向前横移带着无数残影,狂暴的灵力铺天盖地的涌向前方。

     林啸天连续挥出四掌,湛蓝色的灵光将打斗的四人吞没,三名甲士直接铠甲碎裂倒地抽搐,而那名魔宗汉子也是口鼻血溅倒退出数米。

     林啸天犹如雷霆般的一击,狂霸无匹,仅仅只是依靠肉身地力量而已。

     “高手!”剩余的修者皆是瞪大双眼心中惊呼。

     “谢前辈手下留情!我们魔宗弟子会遵守前辈的规定,不会踏入村子半步。”魔宗汉子被同伴扶起,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恭敬地说道。

     魔宗大汉说得没错,刚才林啸天的确留手了,如果他使出全力的话,这三人会被直接震死。

     “你们真当我皇族无人了吗?居然帮助邪门歪道打伤我皇族卫士!”皇族青年也不管那魔宗汉子也被打伤,气急败坏的他直接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箭射向天空。

     那枚令箭带着尖鸣划破长空,在空中炸出一道重明鸟图案的花火。重明鸟,那是大周皇室姬家的族徽,这名青年竟会是皇室成员。

     “那是大周皇室的重明令,可以调动皇家供奉,那可都是气海境界的修者啊!”一名仙门弟子略带惋惜地说道:“看来这男人危险了!”

     听到周围众人叽叽喳喳地议论,那名皇室青年更加猖狂得咧着嘴说道:“我皇室姬家纵横大陆数千年,还是第一次遭到如此挑衅。看来是我姬家低调的太久了,让你们忘了他的厉害。”

     令箭炸裂之后,三道人影从云苍山急速而下,只几息时间就来到皇族青年身后。

     这三人皆是发须皆白的老者,一胖两瘦,全都是气息内敛但却给人带来巨大的威压,全都是气海境界修者。

     “四皇子殿下,召唤我们前来到底所谓何事?”一名瘦小的老者恭敬的对着皇族青年说道,他是这三人中为首的那位。

     “三位供奉,这男子好生狂妄不但侮辱我皇族荣耀还联合邪门歪道出手打伤我的卫士,你们出手将他斩杀吧!”皇族青年指着一动不动的林啸天说道,那神情就像是一个手握生死的判官,藐视在场的所有人。

     三名老者闻言,也不多想直接将林啸天围在中央。但是三人既然能成为皇族的供奉,自然也不是莽撞之辈。虽然皇家威严固然重要,但他们也不想招惹到什么事端,于是出言试探道:“不知阁下是何方势力,为何帮助魔宗之人打伤皇族甲士?”

     “孤家寡人一个,不属于任何势力!”林啸天云淡风轻地说道,丝毫不在意眼前的皇家供奉。

     “既然不愿意说出宗派,想比也不是名门正派。皇室威严不可辱,今日我们兄弟三人就替天行道,灭了你这邪魔。”言罢三位皇族供奉就运转灵力同时出手,丝毫没有留下余地。

     这三人都是修炼出气海的高手,一招一式都可以劈山裂石。三人同时出手,狂暴的灵力汹涌而出犹如上万骑兵冲锋,声势浩大。

     见三人同时对着林啸天出手,林寒心急如焚,手握灵剑雷啸,催动灵气挡在林啸天身前。

     雷光耀天,林寒手中的雷啸犹如暴怒的雷兽一般,无尽雷光喷薄而出。

     湛蓝的雷光和灵力猛烈地撞击在一起,暴虐的反震之力直接将林寒震得口鼻流血,跪倒在地。那毕竟是三名气海境界修者的全力一击,以林寒现在的肉身强度是很难承受的。

     “那灵剑是雷啸,你是逆贼林啸天!”一名皇家供奉认出了雷啸剑,瞪大双眼指着扶起林寒的林啸天说道。

     “老皇爷有令,但凡击杀林啸天者,位份加倍享皇族待遇!”三名供奉脸色涨红,欣喜若狂地说道:“十几年前他竟然为了一名女子自斩灵骨,虽然肉身强悍,但气海恐怕早就枯竭了吧!”

     “大哥,只要我们带着他的头颅回去,老皇爷龙颜大悦,咱兄弟三人立马就会飞黄腾达了。”另一名皇家供奉贪婪地看着林啸天说道。

     “动手吧——”

     随着领头的供奉命一声令道,三人同时祭出气海灵力,三道无匹的力量合归一处,想要置林啸天于死地。

     面对攻击林啸天依旧不为所动,一杆丈余大旗从天而降斜插在地上,黑色的旗面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三名皇族供奉所散发出的灵力撞击到大旗之上居然犹如泥牛入海,消失的了无痕迹,没有伤到林啸天一丝一毫。

     单手擎旗,林啸天犹如霸王一般,睥睨天下。微微会动黑色战旗,无尽的灵气从四方汇集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威势!

     “这是谪仙旗!”三名皇族供奉皆是惊呼道,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所谓谪仙,就是谪居尘世之仙。林啸天拥有一杆谪仙旗也就说明在他身后站着一名真正的仙人。

     仙人,那可是高耸入云的存在,尘世间最强大的一部分人。拥有谪仙旗的人就是这仙人在尘世间的使者,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仙人的威严,而仙威是不可侵犯的。

     “嚯——”黑色旗面裹挟着风声,将聚集在一起的能量一股脑地卸在三人身上。

     “林啸天,你若杀了我们三人,必将引来皇家供奉团的疯狂报复!”为首的皇族供奉厉声道,目眦欲裂。

     林啸天不为所动,催动谪仙旗的力量将三人撕扯成肉末,肉体中的能量也被黑色旗面吸收殆尽。

     “额——”而那名青年在怎么不济也是受过皇室教育的人,看到谪仙旗的瞬间也就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此刻见到三名供奉身死,当即面如死灰。

     “我是大周皇族的四皇子,你不要杀我,我祖爷爷可也是谪仙旗的掌旗人!”这时的他也不管所谓的皇族荣耀了,保住小命才是最紧要的。

     “你是四皇子?你叫什么名字?”林啸天一字一句的说出,目光紧紧盯着面色惨白的四皇子。

     “我叫姬明渊!”四皇子不明白林啸天为何会想知道他的名字,但还是如实回答道。

     林啸天听到四皇子的名字之后,神情一下子颓废下来,将谪仙旗收了起来。

     “你走吧!”林啸天对着四皇子姬明渊说道,语气中有些异样的情感。

     “你真的要放我走!”四皇子心中巨喜试探性地问道,见林啸天没有回答,连忙催动灵力朝着村外狂奔。

     剩下的众人皆是好奇地看着林啸天,他们不明白为何林啸天在知道姬明渊的姓名后就可以放他一条生路。他们不明白,林寒也同样不明白,但是他没有去问,只是默默地跟在林啸天的后面离开了。

     林啸天离开之后,魔宗之人都退出了村外,不敢踏进分毫。只留下一群仙门弟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